您现在位于:首页家教周报 > 正文

家教周报

【域外】温哥华的琴声

温哥华的琴声

        儿子亮亮自小学钢琴,后来在温哥华上中学时,经人介绍认识了教钢琴的金老师。两年后,亮亮顺利通过加拿大皇家音乐学院钢琴4级和钢琴8级的演奏考试。按照加拿大钢琴考级的规定,8级和10级的钢琴考试不仅要考钢琴的弹奏,还要笔试音乐理论。当我提出请金老师继续给亮亮辅导乐理时,他谦虚地推拒道:“我的英文不太行,给你们介绍几位当地专门辅导乐理考级的老师吧!”
        于是,亮亮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乐理学习和考试:连续3年的学习,共考试5次不过,换了4位老师。更让人担心的是,按这里钢琴考级的规定,像亮亮这种情况只剩两次机会了。两次再考不过,前面已经考过的弹奏成绩便告失效。
        “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?”我的指责无力又无奈。
        “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?”亮亮反倒振振有辞。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       “因为教乐理的老师不是金老师。还有,我每次考乐理的时候,你是不是都不在温哥华?”
        孩子缺乏自省精神是教育的一大失误。自责之下,我还是设法联系到了金老师。几句平常客套之后,我便直说找他的缘由,还是想请他为亮亮补习乐理。为说服金老师,我试着分析了亮亮5次没能考过乐理的原因:未成年孩子的情绪波动,加上几位年轻老师不熟悉亮亮童年时在中国被家长娇养出的习性。“这个暑假我在这儿督促他上课,等他考完我再回中国。”
       “只要亮亮愿意学,我就帮他再准备一次。这种一对一的授课方式要有一个磨合期。而我和他的磨合期在弹奏训练阶段就完成了。这样吧,明天你带亮亮到我的教室来。”
        第二天下午,我和亮亮来到金老师的教室。聊天中,亮亮跟金老师说:“我报了8月13号的考试,我妈说这次她送我去考。其实钢琴8级的成绩现在有没有都没关系,我高中毕业上大学的学分够了。”
        金老师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,然后对亮亮说:“是啊,你现在考乐理,过与不过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通过考级能让你明白,不要轻易放弃你曾经为之努力的东西。”
        两天之后,亮亮开始抱怨:“每天去做3个小时的乐理作业人会疯的,明天我不去了。”
        连续三天,亮亮硬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捱过金老师规定的上课时间。我只能一次次地打电话向金老师道歉,每次金老师的反应都很平淡,回答也几乎一模一样:“你让他明天再来。”
        上两天课歇一天,再上一天课歇三天,这种状况持续了两周。
        两周以后,亮亮开始主动要求我送他去上课。他说看到金老师每天很认真地上那么多课觉得有些感动 ,还说能在金老师时不时示范一下的琴声中做题是一种享受:“金老师每次给我布置完作业就给别的学生上课,课间休息时过来检查一下。他现在上课全用英语,学生大部分是西人和CBC。每天3个琴房都排得满满的。有时家长还会领着孩子来找他加课。每次都要等学生们下课,金老师才有时间给我讲题。”
        有一天金老师生病,可歇了一天他就打电话通知亮亮去上课,说是没几天就要考试了,不能耽误时间。亮亮一反以往的不振,连声答应着金老师。从此,亮亮不再让我开车送他,自己买了张月票,每天坐公交车去金老师的教室上课。
        音乐理论的笔试如期进行。我在考场外等候了两小时。亮亮从考场出来和我目光对视的瞬间,我看到了他眼里的胜利。
        两个月之后的一个深夜,我在武汉的家里接到亮亮从温哥华打来的电话,“妈妈,我的乐理成绩出来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过了吧?”
        “是的 ,83分。”
        我有理由相信,这个结果带给亮亮更多的是对他今后学习、生活的启迪和激励。
□郭林